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学习研究
鉴真——地方公共外交独特的名人牌
发布日期: 2016-09-30

 

 

 

——“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纪实

于 进  陈 立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日双方举行了几次纪念鉴真大师活动,这对推动和建立中日友好关系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尤其在1980年,经中共中央批准,应中国佛教协会、中日友好协会邀请,日本奈良唐招提寺森本孝顺长老携带“鉴真像”在扬州市大明寺、北京市中国历史博物馆和法源寺巡展,成为中日友好关系史上“千载一时的胜缘,一时千载的盛举”。

鉴真像回国巡展的历史背景

鉴真俗姓淳于,公元688年出生于唐朝江阳(今江苏扬州)。他生活在我国封建文化高度繁荣、发达的开元、天宝盛唐年代,当时的扬州又是中国最大的商业城市和国际都会。鉴真14岁时在大云寺(大明寺)出家,20岁时游学于二京(洛阳和长安),受教于许多著名法师, 27岁回到扬州大明寺,兴戒坛、缮道场、讲法诵经、广施医药,46岁成为一方宗主,持律授戒,威望很高。公元742年,日本留学僧荣睿、普照慕名来到扬州大明寺,祈请鉴真赴日本弘扬佛法。前五次“东渡”均未成功,且第五次时鉴真已双目失明,但他东渡意志弥坚。 公元754年,鉴真一行24人第六次成功东渡日本, 12月20日抵萨摩国阿多郡秋妻屋浦,此时鉴真已经66岁。

公元755年2月,鉴真进京(奈良),入东大寺。日本孝谦天皇下诏敕授“传灯大法师”位。“从此以来,日本律仪,渐渐严整,师师相传,遍于寰宇”。至公元759年,鉴真率弟子在奈良建成唐招提寺,并由东大寺移居过去,把唐招提寺发展成为日本律宗的祖庭。通过弘扬佛法、传播戒律和文化,兴建佛寺,行医治病等,鉴真不仅在日本开创了律宗,也为日本灿烂的天平文化奠定了基础。

1000多年来,鉴真在日本可谓家喻户晓。鉴真和由他主持修建的唐招提寺在日本有着崇高的地位。日本人民将鉴真誉为“盲圣”、“律宗太祖”、“医学之祖”、“文化的恩人”等。

目前,奈良唐招提寺供奉的鉴真干漆夹纻的坐像,被日本政府尊为国宝供人瞻仰,每年只开放3天。这是鉴真弟子思托、忍基等于公元763年为鉴真膜影立夹纻漆像,同年5月6日,鉴真结跏跌坐,面西而化。“夹纻”,就是先用泥塑造成胎,然后用漆把麻布贴在泥胎外面,待漆干后,反复再涂多次,最后把里面的泥胎取空。这种塑像,不但柔和逼真,而且质地很轻。塑像高2尺7寸,重12公斤,面向西方,双手拱合,结跏跌坐,团目含笑,两唇紧敛,展现了鉴真虽双目失明,仍孜孜不倦阐教弘法、传播唐朝文化的献身精神和思念故国、故乡之情。塑像不仅是艺术杰作,也是中日两国人民友谊的标志。

1963年,鉴真大师圆寂1200周年之际,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向周恩来总理建议,以纪念鉴真为契机,推进中日两国友好关系的发展。周总理向中共中央提议并得到同意,由中日宗教界、文化界在扬州的法净寺(清代乾隆巡游扬州,将“大明寺”改为“法净寺”,1980年法净寺复名为大明寺。)举行纪念活动。此次盛大的纪念活动在两国人民间产生了很大影响,增进了中日友好事业的发展。是年,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审批,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设计,开始修建鉴真纪念堂,纪念堂参照的是日本奈良唐招提寺金堂,较好地保持了唐代建筑的艺术风格。

1973年,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中岛健藏理事长访问中国时曾代表唐招提寺森本孝顺长老提出让鉴真大师像回国供故人瞻仰。粉碎“四人帮”后,鉴真像回国巡展的时机才得以逐步成熟。1978年10月,邓小平应邀访问日本,陪同邓小平等拜谒鉴真大师像的森本孝顺长老再次提出让鉴真塑像重归故里巡展,小平立即回答说:“听了长老的话,我很感动,无论有多大困难,也一定让鉴真大师和长老到中国来。”1978年11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国佛教协会、中日友好协会正式邀请日本奈良唐招提寺森本长老携鉴真塑像来华展览。1979年4月,邓颖超副委员长访问奈良唐招提寺,森本孝顺长老再次提出请求,邓颖超告诉他中国正在做准备工作,表示热烈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展出。1979年12月,日本首相大平正芳访华,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作演讲时,对鉴真大师像回中国巡展表明了日本政府和人民积极支持的态度,表达了日本人民对鉴真的深厚感情和进一步发展两国友好关系的愿望。诚如他所说:“和尚这一塑像不久将作为日中友好的美好见证。”

鉴真像巡展前的准备工作

“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确定以后,从中央到地方都对巡展高度重视,准备时间一年多,做了大量细致周到的工作。1980年1月26日,国务院批准成立以中国佛教协会代主任赵朴初为主任委员的中方“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委员会”,制定了巡展的开幕剪彩、欢迎集会、宗教仪式等计划。根据中央的部署,江苏省人民政府建立了江苏省暨扬州市“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委员会”,江苏省副省长戴为然为主任委员,陈良、樊发源、陆恂如、能勤、钱承芳、宗宇等为副主任委员。

塑像巡展前夕,中央迎鉴小组组长赵朴初专程来扬检查准备工作情况,要求寺庙要增强宗教氛围,僧人穿僧衣,有斋堂、寮房(僧人宿舍)和法堂等,这些既是落实政策的需要,也是对外开放的需要。当时任大明寺主持能勤法师等穿着人民装要与赵朴初合影时,赵老告诉他:“你穿这件衣服(人民装)我不跟你拍,换了僧服我同你拍。赵朴初同时还对鉴真纪念堂的陈设和大明寺的环境提出许多中肯、细致的意见。

根据上级部署,扬州地委由书记傅宗华亲自挂帅,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王子安在一线指挥;扬州市由市委书记魏玉华指挥,市委副书记、市革委会副主任祝志福具体负责,同时建立起迎鉴工作办公室。并由省财政拨专款80万元用于大明寺的整修和接待。一年多时间内,扬州地、市委以邓小平同志讲话为指针,各级党组织均把这项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尤其是在巡展前后的一个多月里,一线的干部群众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而且没有休息天。300多人的施工队伍,用了9个多月时间,共完成整修项目20多个,仅菩萨重新装金一项就用了赤金3斤8两,并在鉴真纪念堂内安装了恒温设备。同时突击疏浚瘦西湖;整修观音山、文峰公园和回回堂公园(普哈丁墓园)等。迎鉴参与佛事活动的100名僧人也全部到位,其中扬州60名,苏州40名。因“文革”期间部分僧人已还俗,有的已娶妻生子,扬州市委统战部和宗教事务处多方面做工作才使他们回到寺庙,僧人们穿上了僧衣,寺内建了斋堂、寮房(僧人宿舍)和法堂。此外,扬州城市内建成、拓宽了部分道路,发动群众大搞绿化,建成文昌阁花园和六处花坛等。文化馆举办鉴真纪念品展览。新华书店组织有关鉴真的书刊准备发行。省扬剧团编演了《风月同天》等歌颂鉴真东渡的剧目。扬州漆器厂等也设计和制作了有关工艺品供展出和出售。

总之,古城扬州焕然一新,只等着鉴真大师塑像重回故地,等着“千载一时的胜缘”。

鉴真像在故乡扬州展出的盛况

1980年4月13日,鉴真像在森本孝顺长老护送下乘专机抵上海虹桥机场。欢迎仪式一结束,森本长老、赵朴初等就冒雨连夜用特制的专用座车护送鉴真像驶往扬州。座车奶黄色的车厢配菊黄色的车头,两旁由著名书画家唐云先生亲笔手书“中日人民世世代代友好”十个大字。整个车厢安在滚动滑轮上,汽车的六个轮子了全部装了“液力减震器”,并经日方人员鉴定达到既定防震要求。

专车在柳枝摇曳的公路上缓缓行进,为了安全起见,专车时速限制在25公里以内。车队穿过苏州、无锡、常州,由镇江横渡长江,于14日下午到达扬州,沿途受到热烈欢迎。专车和来访团经过鉴真当年东渡时曾三次出发的起点瓜洲渡口登岸时,雨骤停,丽日当空。500名群众在戴为然主任的带领下打着“热烈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的横幅,手执中日国旗、花环、鲜花,敲锣打鼓,高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森本孝顺长老眼噙泪水重复说着:“我回来了,我回来了!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进入扬州市区时,迎候的人群更是数以万计。

专车到达大明寺时,山上山下布满欢迎的人群。大明寺住持能勤法师率60位僧众在山门外两旁列队相迎。鉴真像专车由西边盘山公路(特地为迎鉴开辟的)上山直达鉴真纪念堂东门。4月16日下午1时30分,鉴真大师像在大明寺隆重开箱。4月17日上午,鉴真大师像供奉在鉴真纪念堂内特制的恒温玻璃橱里,像前安放着日本天皇送的三足圆型香炉,上有菊花型皇室纹章。鉴真像安放完毕后,森本长老激动地说:自十二岁开始看到鉴真像,如今已经看了六十多年。每次看的时候,都感到鉴真眼中总是含着望乡之泪。今天不同了,第一次看到鉴真眼睛含着笑意了,因为他回到了故乡。

4月18日下午,江苏省省长惠浴宇在扬州接见巡展的中外宾客。省暨扬州市1000余人在扬州工人文化宫隆重举行江苏省暨扬州市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集会。唐招提寺森本孝顺长老,日本鉴真像来华巡展寺院团清水公照团长,鉴真像来华巡展展览团木村仗治团长,以及日本驻华大使吉田健三和夫人、日本驻上海总领事浅田泰三等应邀出席。

4月19日上午8时,举行石灯笼点火仪式。石灯笼是日本森本孝顺长老赠送给大明寺的。森本长老还代表奈良市民赠送大明寺三件佛具:香炉、烛台和花瓶。能勤法师向森本长老赠袈裟一件。接着,在纪念堂前举行了森本长老从日本带来的三百多株樱花树苗的植树仪式。9时许,在大雄宝殿和鉴真纪念堂,中日双方同时举行法会。殿内香烟缭绕,钟鼓齐鸣。10时半,省暨扬州市各界人士500余人在大明寺鉴真纪念堂院举行鉴真大师像在扬展出开幕式。中国佛教协会代会长赵朴初,以及江苏省和扬州地、市的领导等出席开幕式。随后,中外人士一同瞻仰鉴真大师像。

在鉴真大师像回故乡“探亲”的日子里,扬州市区“家家亲朋满门庭,户户笑谈大和尚。”据石塔居民区统计,平均每户人家约有一个外县、市来客。正式展出的七天里,从大明寺直到寺外山下,无论晴天雨天,每天都绵延着一条一、两里长的队伍。参观者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群众、中央有关部门的负责同志、全国劳动模范、科学家、艺术家等等,以及众多的日本朋友,欧美客人以及旅日华侨、港澳同胞等,总计达十八万余众,每天平均两万多人。真可谓“千载一时”之盛况空前。

4月25日下午6时,在鉴真纪念堂前举行纪念碑奠基和闭幕式,赵朴初和森本孝顺长老在同一块碑上共同题写碑文,赵朴初所题碑文为:“遗像千年归故里,友情万代发新花。”森本孝顺所题为:“樱花是日本国花,两国友谊要靠友谊之灯去传播。”4月28日,鉴真大师像离开大明寺,能勤大师相送森木长老到山门外的牌楼下,二人热泪盈眶,共祝平安。大明寺外栖灵遗址和瓜州汽渡再度出现数百名群众夹道的欢送场景。

鉴真像在首都北京展出的盛况

鉴真像在扬州展出结束后,4月29日下午,由森本长老亲自护送从上海运抵北京。并于5月4日开始在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展出。时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邓颖超、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刘澜涛、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以及各界群众3000多人出席开幕式。

上午9时30分,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主任宣布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在京隆重开幕。对外友协会长王炳南、日本朝日广播社长原清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日本驻华使馆加藤吉弥公使宣读了大平首相的贺电。邓颖超副委员长为开幕式剪彩,并与森本长老一同为鉴真大师像供花,花朵撒在像前盛有泉水的玻璃盘内,盘内的“三泉水”是森本长老特地从扬州大明寺的“天下第五泉”、镇江金山寺内的“天下第一泉”和北京玉泉山“天下第一泉”取来专供鉴真大师“品尝”的。邓颖超高兴地对森本长老说:去年我们相约在北京见面的愿望今天实现了!这次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是中日两国人民关注的大事情,是一件盛大的喜事。

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正果法师、北京法源寺住持明真法师等高兴地说:“是邓副总理和邓副委员长成就了这件大事。大师像回国巡展,不仅是我们佛教徒多年的愿望,也是全国人民的愿望。”全国政协副主席班禅额尔德尼特意把一条洁白的哈达献于鉴真大师的坐像前。5月5日下午,佛教界和文化、艺术、建筑、医学等各界人士1000多人在政协礼堂集会,热烈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省亲。

5月6日上午,邓小平副总理专程会见了以森本孝顺长老、朝日广播社社长原清、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宫雄为首的“日本国宝鉴真和尚像中国展访华团”全体成员。邓小平说:鉴真大师回国巡展是一个盛举。是两国悠久历史关系发展的必然结果。这说明中日两国友好关系源远流长。希望两国人民的友谊继续长远地传下去。

5月18日鉴真像在北京法源寺开始展出,24日下午圆满结束。赵朴初主任委员在闭幕式上说:鉴真大师像这次回国“探亲”规模巨大,气氛热烈。森本孝顺长老在闭幕式上说:鉴真大师像回国“探亲”是日中两国人民的盛事,它将成为两国人民友好的纽带。

5月28日中午,森本孝顺长老护侍鉴真像乘专机离开北京返回日本。赵朴初主任以及僧尼和各界群众250多人到机场送行。鉴真像于下午回到日本,安放在奈良市唐招提寺御影堂内。奈良市长键田忠三郎以及各界人士400多人在寺门前迎接鉴真坐像和森本孝顺长老的归来。

鉴真像回国巡展的历史意义

鉴真像回中国巡展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和轰动,中日两国领导人和各界知名人士纷纷撰文盛赞这次展出的历史意义。鉴真像的展出,不仅唤起两国人民对友好历史的回忆,同时更进一步加深了两国发展传统友谊的责任感,意义十分重大:

(一)推动了中日多方面的合作交流。1980年4月19日,邓小平写了《一件具有深远意义的盛事》一文。他说:“在中日人民友好往来和文化交流的历史长河中,鉴真是一位作出了重大贡献,值得永远纪念的人物。”“在日本政府支持下,日本文化界和佛教界人士,把国宝鉴真像郑重地送来中国供故乡人民瞻仰。这是一件具有深远意义的盛事。它必将鼓舞人们发扬鉴真及其日本弟子荣睿、普照的献身精神,为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事业作不懈努力。”大师像回国巡展进一步加深了中日友谊,推动了两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交流,促成了日本政府向中国提供长期低息贷款,用于港口、铁路、水电站项目的建设等。中国派遣了许多科技方面代表团、考察组和留学生赴日本,开展科学技术学习和交流。到2007年,中日双边贸易达到2360亿美元。日本对华实际投资额达到607亿美元,是中国第二大外资来源地。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我国领导人多次访问日本,促进了中日友好关系的不断发展。

(二)优化了我国的对外开放环境。1980年正是我国改革开放的起步阶段。长期、稳定地保持中日良好关系,既符合中国利益,也符合日本利益,是双方共同利益之所在,同时也对维护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安全产生积极影响,对亚洲乃至世界和平与繁荣也是一个重要推进因素。并且对长期封闭的中国走出亚洲,走向世界,实现全方位、高层次对外开放起着重要作用。

(三)促进了宗教政策的落实。“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国中止了合法的宗教活动。为了迎鉴,经中央同意,大明寺重新装修,菩萨贴金,僧人恢复法事活动,这在当时是冲破“禁区”之举。“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有力地助推了全国宗教场所、宗教活动的恢复和开展,促进了宗教政策的落实。

(四)助推了扬州经济社会的发展。扬州是日方在中国投资的重要基地之一,这对扬州经济社会发展作用巨大。1982年扬州和日本唐津市缔结友好城市,1983年同日本厚木市缔结友好城市。扬州和日本友好交往一直持续不断。迎鉴工作还推动了扬州保护历史文物,弘扬历史文化,促成了“文革”期间被长期占用的全国著名园林景点何园、个园的整修与对外开放,带来了扬州经济社会的较快发展。

鉴真大师已经逝世1245年了,距离“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也已将近30年了,站在千年之后的今天,站在21世纪之初,我们回顾那段中日友好交往历史中的“千载一时的胜缘”,依然心潮起伏。鉴真像回国巡展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巡展的意义和影响无论是在现在和将来都是难以估量的,都将是中日关系史上公共外交实践中之“一时千载的盛举!”